“自由”这一单词在现代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有出现,小到个人生活,大到国家利益,人们都能从中看到自由的影子。作为一个引领广大世界人民追求他们的目标,理想的东西,自由本身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的高尚。相反自由这个词从某些程度上是被人们大大高估的。本文将从美国建国以来以及延续至今的种族歧视入手,结合当前全球经济贸易保护主义的局势从事实的角度分析自由究竟是如何被人们高估的。与此同时,本文还将从自由的定义上,以一个哲学的角度探究自由之下的深层次矛盾。在当代全球化的背景下,各个名族文化相互交融,冲击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历史虚无主义以及保守主义的影响,从一个批判性的角度理解自由就显得尤为重要。

一、引言

自由这个每个人脑海中的不陌生的词语,如果非要让每一个人给出对它的定义的话,答案都不一样。也许有些人会认为是自身的随心所欲,有些学识的读者可能会说是在不侵犯它人自由的条件下的最大自由。从狭义以及广义的角度来分,笔者认为自由可以被简单分为个体自由以及群体自由。个体自由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的定义,如何评判个体自由的正确也十分困难。如,一个人认为自己的自由是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事情,即使它被法律惩罚,失去了自身的自由,它也可以放弃说自己也有放弃权利的自由。那么整个问题就像循环论证一般,无法说清楚。故本文所讨论的主要是广义上的自由,研究群体的自由,个体与政府的自由,即自由在群体间的冲突,更突出其在政治哲学中的概念。

自由的百度百科定义是:自由是一个政治哲学(political philosophy)概念,在这个条件下人类可以自我支配,凭借自身意志而行动,并为对自身的行为负责。学术上对于自由概念有不同的看法,在对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认识上有差异。自由的最基本含义是不受限制和阻碍(束缚、控制、强迫或强制),或者说限制或阻碍的不存在。[1]

维基百科[2]上的定义是”Broadly speaking, liberty is the ability to do as one pleases. In modern politics, liberty is the state of being free within society from oppressive restrictions imposed by authority on one's way of life, behavior, or political views. In philosophy, liberty involves free will as contrasted with determinism. In theology, liberty is freedom from the effects of "sin, spiritual servitude, worldly ties".”
(在现代政治学中自由是一种在统治者压迫的限制下一种行为、生活上的东西;在哲学中它是一种自由意志的体现;在神学中,自由是一种免除“罪恶、奴性、束缚”的东西)

自由的多样性可见一斑。但在这斑斓复杂的多样性下,其实暗藏的是自由本身的定义的混乱,以及各种学科、人群自由的混为一谈。在这种背景下,难免造成大众对自由本身的迷失,乃至于鼓吹。尤其是在当代全球化的背景下,各个名族文化相互交融,冲击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历史虚无主义以及保守主义的影响,从一个批判性的角度理解自由就显得尤为重要。

二、美国“种群歧视”

作为一个仅仅只有200年历史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以及目前世界最庞大的经济体,美国是一个非常好用来探究的对象。一是因为其本身的民主国家的性质;二是因为其复杂的社会结构容易方便探究许多多元化的社会问题。

虽然只有仅仅两百多年的短暂历史,但是自由的观念是从始至终观察美国的建立与发展的。作为以前英国的殖民地,英国向如今美国这块地区大量引进了非洲黑奴以帮助它们大力发展种植园经济。由于非洲本身的巨大的割裂性,各个地方的非洲人名的语言与文化都相差甚远;与此同时,在美洲大陆生存的还有当地的印第安人,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结构就诞生了:欧洲白人、非洲黑人、印第安人、欧美混血、非欧混血、美菲混血……在如此庞大的社会结构以及种植园经济的影响之下,一些社会现象开始根植于美国社会,如针对黑人的歧视、针对混血人种的歧视等。这也是整个“种群歧视”问题的开端。

当然种族歧视并不止停留在这个层面上。在更大一个宏观层面上的种族歧视则是英国人对于美洲人的歧视。这种歧视严格来说并不能算一种种族歧视,更是一种“种群歧视”。而正是这种歧视成为了美国独立的主要原因。

美国独立战争中贯彻的就是自由(liberty)的精神。这种自由主要体现在经济自由身上,以及部分的“种族自由”。

经济自由是导致美国渴望独立的最主要原因。在18世纪,当亚当斯密关于自由贸易(Liberalism)的思想开始盛行之前,欧洲的国家主要都相信重商主义(Merchantilism)——一个国家经济上的强大主要取决于它所积累的财富。在这种大背景的影响之下,英国对于美国殖民地的剥削非常严重:不允许有自己的工厂,不允许私自售卖产出的产品。这种把美国仅仅当为原材料产出地的想法,深深刺痛了美国的上流社会以及一些种植园的管理者。他们渴望摆脱英国对美国经济的束缚,这其实就是美国独立的自由——渴望经济独立。当然对于底层的奴隶来说,他们的自由一直没变,他们一直想从种植园经济中解放出来。在这种背景之下,美国独立战争开始了。

最后,美国独立战争胜利了,自由开始从精神的世界真正映射到了美国,美国人最终获取到了精神与物质上的自由。可那些奴隶,仍然还是奴隶,并且变成了美国高层社会的歧视对象。并且这种歧视并不止存在于美国黑人之中,其实更广泛存在于欧美国家的女性身上,尤其是维多利亚时期:隔离领域(Separate spheres)就是当时对美国女性的主流看法,它认为女性的本职就是看家、照顾孩子,不应该参与社会事物的管理。从当代的眼光看来,这其实就是一种性别歧视:一种男性种群对女性种群的歧视。

尽管在19世纪美国经历了南北战争,彻底废除了奴隶制并且给予了妇女一定的政治权利,但根本的种群之间的歧视问题仍没有在现代社会中根除,而是转化成了一种更高层面的,高于真实种族歧视现象的东西而存在,深深根植在人们的思想里。

如1992 年洛杉矶种族骚乱事件、2012年2月26日 美国黑人男孩被杀案、8・9 美国枪杀黑人事件等种族歧视事件都彰显着种族歧视并没有在美国随着奴隶制的废除而彻底消失。《2017 年美国的人权记录》显示,在司法方面,非洲裔美国人被误判谋杀罪的可能性比白人高7 倍,被误判毒品犯罪的可能性是白人的 12 倍,针对同样罪行,非洲裔男性罪犯的刑期比白人男性罪犯平均高19. 1% ; 在财富分配方面,白人家庭的平均财富比非洲裔家庭高 7 倍以上,白人家庭财富中位值比非洲裔家庭财富中位值高 12 倍以上。尤其是在特朗普作为新一届美国总统完全抛弃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去种族化”策略,甚至利用种族问题获得选民的支持,比如他曾公开质疑“平权法案”的合法性而获得了许多亚裔和白人的支持,比如著名的针对墨西哥移民的“修墙”政策。就任总统以后,他也凭借其“任性”的言论不断试探种族平等的底线而被美国民众怀疑是“种族主义者”。[3]

这一切看起来都不可思议,在这个被一些人视为“民主圣地”的地方,种族歧视仍然没有消失,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其实就是对自由的定义混乱不清所导致的,在美国每个阶级群体都有自己的自由,但往往只有很少的人能够真正获得自己自由的权利——自由言论、自由选择工作等。这就是在种群歧视中被高估的民主。而这种现象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失,想要真正解除这种社会现象,仅从法律上废除奴隶制或者是在法律上宣扬“每个人都有权利去生存、去追逐自由、去追逐快乐”(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and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是完全不够的。种群之间的歧视是一种根植在社会中的现象,最重要的改变的方法是教育。只有通过教育,国家才能把正确的价值观传递给人民,提升群众的素质,从而让民众从根源上意识到种群之间的歧视是不利于国家统治和社会稳定的。

三、自由贸易与保护主义

在亚当斯密提出它的自由贸易理论之后,全球经济开始真正的改变了——脱离了重商主义,走向了经典自由贸易的时代。为什么说是自由贸易,就是因为国家取消对进出口贸易的限制和阻碍,取消对本国进出口商品的各种特权和优惠,使商品自由地进出口,在国内外市场上自由竞争。这是一种经济上的自由,让国际经济真正地流动起来。尽管可能会造成贫富差距加剧以及使得一些发展中国家丧失一定的经济权利,自由贸易给世界人民带来的好处是相当多的,如合理利用资源(产业转移的效果)、带动行业发展等。在这种自由贸易的情况下,尽管有多和少,但至少每个国家都能得到一定的利益,这相比重商主义来说是一个跨时代的进步。

美国就是自由贸易的一个很好的受益者。从前受到种植园经济的制约,美国的本土化经济几乎停滞不前(当然也有英国人的原因:一)希望在美国的英国人不要叛变;二)重商主义的影响)。但是,从美国独立之后,美国摆脱了受制于人的情况,真正的把经济大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首先是经济上对外的独立,再是联邦内各州的州间关税的取消,美国可以说是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

当然,提到自由贸易不得不提到它另一位兄弟——经济全球化。追溯全球化的历史,其实最早可以到13世纪蒙古人一统大部分亚欧大陆的时间。在蒙古人统一大部分亚欧大陆之前,亚欧大陆上都是一些割裂的国家,国家间缺少有效的联系,没办法合理利用对方的资源,创造自由贸易的条件。但当蒙古人统一之后,整块亚欧大陆真正意义上地联系起来了。东亚的先进技术以及文化传入中东,中东的稀有物品也传入了东亚,呈现出一副欣欣向荣的局面。并且,蒙古人作为游牧民族本身就很注重贸易的作用,在他们统治期间,他们极大地推动了贸易的发展:发放专门的护照给商人保护他们的安全、建设专门的补给站为商人提供食品以及休息的住所。在这种大背景情况下,“全球化”的雏形开始诞生了,亚欧大陆的各个国家开始利用各自的优势资源互补打造产品。

但这种背景下的全球化是相对狭义的:首先,这个时代美洲大陆、大洋洲都还没有被发现;其次,蒙古帝国的统治时期没有很长,可以说各个国家之间才初步建立起关系,为他们提供桥梁的蒙古帝国就解体了。但是,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半个地球连接起来了。

真正的全球化趋势诞生在工业革命之后。随着科技的进步,各个国家的联系得到了加强,全球化正式在全球进行。产业细分以及产业转移就是全球化的表现。在工业革命的家乡,英国就最先出现了产业高度划分的情况——每个地方都有它的特定用途,不同的地方用铁路互相链接。

1850年英国工业革命物资分布

产业转移比较直观的就是每件产品上的“由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这就是欧美的资本主义国家为了使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将一些生产型企业转移到中国的表现。但是目前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也开始将产业转移到东南亚等地。

可是,在这个自由贸易与全球化蓬勃发展的时代,因为近些年来世界经济复苏无力,许多发达国家出现了非常强烈的民粹主义情绪,一些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增强、极端政治倾向加重、民族主义抬头。[4]2018年3月22日,美国开始向中国发动301贸易调查,出台了《FINDINGS OF THE INVESTIGATION INTO CHINA’S ACTS, POLICIES, ANDPRACTICES RELATED TO TECHNOLOGY TRANSFER,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INNOVATIONUNDER SECTION 301 OF THE TRADE ACT OF 1974》(在 1974 年《贸易法》301 条款之下对中国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领域的贸易政策法规、贸易行为调查后的发现)决定向中国进口的约6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这一举措正式拉开了中美贸易战的序幕,也打响了反对经济全球化以及自由贸易的大炮。
这一轮攻势造成的影响有非常多。对于国际经济秩序来说有以下两点影响:

1、国际分工模式的转变
随着全球经济的发展,各国往往采用适合本国发展的均衡且专业的商品,从而形成国际分工模式。[5]但是当贸易保护主义出现之后,这种从前的国际分工模式将会发生改变,因为关税的影响,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往往不能购买到适合本国发展的均衡且专业的商品。但是发达国家由于掌握先进技术,往往能掌控这个时期的经济局面,使得钱都流进它们的腰包里。

2、逆全球化趋势的发展
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资本、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的流动和配置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促进了全球财富的增加以及经济的发展。但是,经济全球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市场经济在全球的扩展,并且由发达国家主导。由此,财富越来越向少数发达国家集中,发达国家成为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在这种背景之下,发展中国家会产生对发达国家的不满,并且发达国家会想要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逆全球化的趋势就会不可避免地加强。

对于个体来说,人们在日常消费过程中,很难避免不购买其它国家的优质产品,也会具有购买进口产品的需求,但随着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促使人们消费水平急速下降,甚至对人们的生活起居、工作娱乐都造成了重大伤害。对人们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物价上升。如果长期以来保持一种这样的状况,长期下来会导致经济水平的下降,甚至让国内人民失去接触外国优质产品的机会,这样不利于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

可以说,贸易战的进行不断是对国际经济秩序还是对个体都没有任何好处。某种程度上,贸易战也充满了讽刺——美国是靠自由贸易以及全球化发家的国家,但现在却反过手来抑制自由贸易以及全球化的发展,损人又不利己。但是这是一种政治斗争不可避免地产物。

所以,经济上有自由吗?从贸易战中看起来好像这种经济自由是有限的,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经济形态:中世纪欧洲的重商主义、发现新世界之后的自由贸易、目前的贸易保护主义。自由在这其中更像是被作为了一种政治斗争的工具,经济也是。这更像是一场政治斗争而非一种经济斗争。自建国到现在,美国不止一次把经济自由当成了它的武器,将民主粉饰在其表面,借这两样武器征战了不知多少国家,宣传自由贸易。但现在美国人自己又开始舍弃他们。在一定的程度上,经济自由仅仅是一些国家的工具。

四、哲学中的自由

要真正理解自由的含义,首先要理解到底什么是自由。前文所谈的种群歧视、经济自由都是在表面上谈自由。但真要深入到这个词内部,其实可以发现,没有必要举这么多的例子来说明自由是怎么被人们高估的。自由的根处就存在不同的哲学矛盾。这些矛盾的定义才是真正导致了当今自由的状况。

不同的哲学家对自由都有不同的定义,而这些定义往往某些程度上都是冲突的:

英国哲学家约翰 · 洛克曾这么说到:“Liberty, it is plain, consists in a power to do, or not to do; to do, or forbear doing, as we will.” (自由它是一种能做事情的权利或者根据我们的意愿放弃做某件事的权利)。但相比他卢梭就有完全不同的观点。

卢梭曾经说到“Liberty is a right of doing whatever the laws permit and if a citizen could do what they forbid, he would be no longer possess of liberty.”(自由是一种在法律允许之下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情的权利,如果任何一个公民做了法律不允许的事情,那么他就不再享有自由)。

这两大观点的冲突之处就在于究竟人们的自由是谁赋予的,是自然或者是法律。如果是自然,那么当人们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但违反法律的时候,政府该怎么处罚他们;如果是法律,那么当政府损害人民利益的时候,人民又该乖乖受到迫害吗?

总的来说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个体自由与政府的关系。这还只是处在一个国家内部自由之间的关系,而国家之间的自由关系就显得更为复杂。在这个民族主义崛起的时代,国家内部的矛盾相对好解决,但国家之间的关系就显得复杂。在每个国家的自身利益与他国的自由相比,哪个重要因素更加重要(自身利益或他国自由)相信每个国家都非常清楚,也许这在某些程度上也是民族主义崛起的副产品。

回到国家内部的自由上来看,如何解决这种个体自由以及政府的关系呢?不同的人和国家提出了不同的解决方案:

约翰 · 洛克曾今也说过“政府应该是人民的意愿的集合,如果违反了人民的意愿那么这个政府就应该被人民推翻。”

美国采取了三权分立制度,实行民主政治,让人民有参与政治的机会,从而来实现他们的意愿。

但这些做法都有问题,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没有达到能够参与民主政治的水平,他们所谓的自身的自由就会摧毁这个国家,形成所谓的暴民政治。这就是所谓的无限制的自由。

所以,最理想的情况是能建立一个理想的政治形态从而能平衡人民的自由意志以及国家需求——成为一个很好的不会形成暴民政治的政治形态。笔者相信未来的政治形态一定是随着科技发展的。玻利瓦尔式的政府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很好的潜力股——一个相对强大的中心政府、三权分立,只有受过一定民主教育的人才能参与民主政治。但是这套理论中最大的弊端其实就在于教育:要接受了教育的人才能参与民主政治,但是教育又是政府负责的。所以某些程度上政府可以控制人们的思想,来实现它们所想要的民主政治。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思想自由就得不到保障。因此,教育机构应当独立出去,真正把教育独立在政治影响之外,由科技主导,或者是由每个国家分管权力,以科技作为工具来裁定客观性。尽管这整一套想法会存在被各国政府拒绝的情况,但如果科技教育真的能够体现出其独特的优越性,其还是有可能会被接受。这样也许就能形成一个合适的民主政治,避免暴民政治以及民粹主义的产生。

但总的来说,在目前来看,哲学中的自由的问题尚且无法解决。自由的问题不仅限于个体和政府,另外非常著名的还有自由与安全。作为一个贯穿大部分人思想的东西,甚至是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每位它的公民的基本人权,自由这个词本身却缺乏一个完整的定义。这种情形下的自由是畸形的,所导致的直接的影响就是国家内部的种群歧视以及经济上的保护主义。

五、总结

自由其实没有一些人想的那么光鲜亮丽。在当前这个经济高速发展,全球相互连接的时代,自由在许多方面遭受到了挫败。在国家内部的种群矛盾之中,自由没有充分照顾到每一个公民,使得国家产生严重的民族或种群矛盾。在国家之间的贸易之中,逆全球化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的潮流又在近些年涌起,大大阻碍了全球经济的自然发展,破坏了国际经济秩序,使得发展中国家发展滞缓,个体生活水平的下降。这一切都体现出了自由在现代社会中的局限性。同样的问题出现在了自由的定义上。自由背后的哲学冲突其实就是一种个人意志与政府形态的矛盾,在这种矛盾之中,自由的复杂性也从中体现出来。但是更多的是自由在这其中的无能为力。基于不同的定义下的自由,导致了人们不同的行为,如种群歧视、贸易保护主义。针对这种现象,形成一种批判性的看待自由的眼光就异常重要,这也是本文的意义所在。


  1. 百度百科.自由 (一般意义上的自由) ↩︎

  2. Definition of Liberty in Wikipedia ↩︎

  3. 陈・巴特尔,苏明。近十年西方种族歧视研究的知识结构和知识基础 ↩︎

  4. “逆全球化” 阻挡不了全球化进程 ↩︎

  5. 对贸易保护主义与国际经济秩序的探讨 ↩︎